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喪心病狂的赤匪

最近的風向,感覺中共當局和廣大屁民的輿論較量迅速升級。
首先,疫苗事件出來後全國譁然,然而各網站,微信公眾號,微博等地方的文章遭到迅速刪除。然而,廣大的網民充分利用圖片的優勢,用截圖傳播信息,彼刪一篇,再發一篇。雖然最後所有的文章差不多都會被中共當局,或著騰訊官方刪除,但是經此一遭,大家也對輿論控制有些切身體會。
試想疫苗問題本身並不複雜,為何不能用理性、正常的方式處理? 追根到底,會觸碰到黨國一黨專制,或著換個說詞,會影響紅朝江山穩固,也就是特權群體的利益。
同樣的事件,燒傷科阿寶的遭遇,所反映出來的問題也是非常容易解決的事件。廣大醫務工作者的聲援,表達的是對天朝當局處理醫務工作者被羞辱、人身攻擊、甚至殺害生命方式的不滿。講白了,共產黨對於教育、醫療的投入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極低,但是在國外大撒幣(竟然去支援中東富的流油的國家)。造成的廣大屁民對醫療保障的不滿,中共把這些矛盾都推到奮戰在一線醫務工作者身上。所以我們這些醫生表達對阿寶支持背後指出的問題,是中共當局最害怕的事情,所以必須如此迅速的刪文章。
https://youtu.be/rzsVUsaloOs

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重新讀醫

晚上有個想(我的問題就是想法太多而不會付諸行動,才需要將它寫下來),拿國外原版西醫教材重新開始學習一遍「現代醫學」。雖然我也覺得現代醫學很多坑,並且許多觀念做法值得商榷,但是現在的話語體系都建立在這一套理論之上,如果不會這一套系統話語,在中醫科研領域非常吃虧。
大概的計畫如下:
  1. 拿出「醫學英語」一書抄一遍,認真學習,掌握常規醫學詞彙。
  2. 將上次買的一套英語課外讀物抄一遍,從「骨科學」開始。
  3. 一本一本的購買原版醫學教材,一本一本的抄下來學習。讀完一篇寫總結筆記發在這裡。
以上的初步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實現。但是按目前的生活狀態一被子也做不完。每天醫院上班,下班後沒啥精力,也只想看看電影灸一灸舒服一些。生活中沒有讓自己在醫學上突飛猛進環節。這個結構產生不了厲害的醫師,我學醫的初衷就是要當一個非常厲害的醫生,覺得這樣很帥。

懷念周劍輝博士

晚上去好讀網站去看看有沒有更新,還是停留在去年十二月一日。搜索了臉書上好讀內容,也只有一兩篇。比較關注的是有無人來接手周劍輝博士的事業,其下評論最多的是版權問題。
我想如果有人接手,這也不一定是個無解的難題:
  1. 將有版權和無版權的書籍分類。
  2. 好讀網站本身不營利,可以聯繫出版社或著作者授權。
  3. 將不願意免費授權的書籍簽協議支付版權費,讀者支付。
  4. 無法聯繫授權的加一個標籤,尋求對方主動聯繫。
  5. 版權方不願意授權的下架。
經過以上步驟處理後我認為大多數書籍可以成為合法書籍。畢竟該網站上有大量年代久遠的絕版書。

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

醫生護士態度差

之前有個人在群裡吐槽屬於「服務業」的蔽院醫生護士態度差,我作為這個醫院的一分子,好像有幾個屁想放一下:
  1. 有些醫生護士態度確實差。這點不說別的,有一次表哥帶著表嫂去產科辦理入院手續,我陪同當導醫,我的個性不喜歡搞特權,所以沒穿白大褂,沒掛藍色帶子印有醫院名字的胸卡。在護士站前辦入院,站了大概十來分鐘也沒辦好,期間有個護士慢慢吞吞的吃東西,看看手機,對於辦理我們入院這幾道簡單的手續的優先級是最低的。這給我非常不好的體驗,在親戚面前我也有點不好意思。這是護士,醫生我也見過對病人或家屬想罵就罵的,我見了之後也都驚呆了。
  2. 本院也有態度非常好的醫生,認真細緻看病,耐心講解,無怨無悔,每天都在拖班。
  3. 所以態度好的醫生護士和態度差的醫生護士醫院裡都有,好和差只是相對的比較級,林子越大鳥越多,反差越大,哪個地方不是這樣呢。
  4. 如果要態度好,給每個人留出較多的時間就診,那醫生工作量也少了,精力也多了,自然會仔細看,慢慢解釋。一般國外每個病人看一次病有一小時時間。我作為一個小醫生一個早上有六十個號,每個人掛號費十塊,一早上掛號費總共六百,八點到十二點四個小時,所以這樣看每個病人的掛號費要一百五。不知道大家願不願意花一百五換取住院醫師一個小時的服務呢?
  5. 一個早上四個小時六十個病人,每個病人只有四分鐘的就診時間,所以作為醫生就很希望有比較高的溝通效率。第一,陳述病史要撿重點說,第二,還要查體,查看既往就診記錄,輔助檢查內容,考慮疾病原因並解釋清楚,給出應對策略,包括回去後要注意的內容,要怎麼吃怎麼用等等情況。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經常雞同鴨講。問東答西,問你病情你講故事,跟你解釋病情你在抒發感受,囑咐你注意事項你當耳邊風,屬於你的時間用完了還要重新再來一遍,我就會很難受。有時候難免會指責一下,看病要在狀態得把心帶過來啊。
  6. 專心做一件事情的效率最高,醫生護士要處理的事情又特別多,所以一會兒打斷一下一會兒打斷一下最難受了。即使是每件事情都能專心做,那工作時間內也很少有空餘時刻。所以病人或著家屬過來時,你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講講完,我一次性把你處理掉最好。最討厭的是一會來一下一會來一下,這樣效率會降低三四倍,今天的事情今天又必須做完,你說醫生會不會煩躁。
  7. 對於過來了解病情的家屬,在一天工作中這麼緊迫的時間內並沒有太多時間給你反覆解釋,所以一個家屬問好了又來一個家屬問,一般醫生都會認為重複同樣的話是沒有意義的行為。你拿沒有意義的事情來浪費我的時間,踐踏我的生命,我能不跟你急嗎!
  8. 雖然蔽院的名頭大,但醫生的修養也需要靠個人努力。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時也在其他醫院輪轉過,有些醫生非常優秀,大家多去找這些醫生就診,形成一個充分競爭的環境,避免一家獨大,造成店大欺客的局面。
  9. .......(bbbbbbbb)

疫苗問題,不只是疫苗問題

最近大陸爆出兩家疫苗生產公司的疫苗問題,晚上查了一下小女所接種疫苗的批號,不幸上面出現了「武漢生物」四字,僥倖的是面上這批疫苗不在招回疫苗之列。
之所以說是僥倖,那是因為根據中共朝廷以往的行徑,我對他是沒有任何信任感的。
一般的套路不過如下:
  1. 有個領導人出來,一般是國務院總理,宣布要嚴查,徹底解決此事。(所以大家都稱溫家寶為影帝)
  2. 實際上嚴查的是輿論,禁止任何媒體私自報導此事,禁止、過濾評論。
  3. 對於私自調查,發表調查結果,不與朝廷宣傳口徑保持一致的人,要抓一些人以儆效尤。活躍分子要喝喝茶。
  4. 對於組織起來維權的團體,更是要嚴查帶頭「生事」之人。
  5. 對於調查結果,當然不能公開,公開的只是修改後加引號的「結果」。
  6. 事件的處理,有人背鍋,有人該死,有人不得追究。
從非典、汶川地震、三鹿奶粉、溫州動車事故等等重大事故上看,哪個的處理方式不是這一套?所以有錢有識的人,早就用腳完成投票了。
對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而言,問題遠遠不只是疫苗本身,這個社會制度下,既無法徹底解決某個單一的問題,還公眾一個公道,也無法防止一個接一個問題發生。他在積極防止的是有人去揭露調查,有人去追究問責。因為他知道,一旦尋根問底,黨國二字可能就要倒寫了。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背痛

病區裡多病的PQQ今天到辦公室求診,這次是背痛,疼痛部位在第五胸椎棘突處。輕按就有比較劇烈的疼痛感。早上在那個暈針的病人處理之後給她扳了一下訴有好轉。
下午四點左右訴又有疼痛。讓她躺下後在約下脘處下一針,左腿約下巨虛處下一針。腿上那一針針下緊澀,給她輾轉提插,針下手感稍鬆後拔掉肚子那一針,讓她起來感覺一下背部疼痛情況,大約有緩解一半以上,就拔掉腿上一針。起來疼痛的部位只有稍稍不適感,按壓後也沒有疼痛。在旁的護士長感覺甚是神奇。其實我用的是馮寧漢老師的九宮針法,任督相平衡,換個角度也是一九相對。仰臥小腿最高點也是九號位正好與背相應,一上一下兩針,一陰一陽平衡。
根據肚子按壓起來的僵硬感和針下的緊澀感,判斷她可能最近有吃冰涼的東西,詢問後果然。夏季貪涼飲冷是個普遍的問題,前天小女吃了一個冰淇淋後晚上吐的全家慘不忍睹,到今天還沒完全恢復。晚上給她平胃散加生薑後放了幾個屁後我才放心。

暈針

今天給小濱姊姊扎針治頸肩不適,根據譚特夫先生的平衡法,坐位找到左側的光明穴。一針下去後病人就說頭暈,想觀察一下,並在上面稍稍提插捻轉,沒過十秒就倒到我身上。馬上起針將她抱到檢查床上,意識喪失數秒,待她躺好時就回神過來了。休息二十餘秒後能對答,對剛才發生的事情完全不清楚。之後描述她暈針的經過:下針後感到肚子空虛,然後暈厥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就像低血糖的症狀。
詢問最近的生活,就工作比較勞累,睡眠不是很好,但是並沒有熬夜。早餐吃過飯。看臉色稍晦暗痿黃。

啟示:
  1. 對於暈針一定要重視,最好馬上起出。
  2. 最好躺著下針,減少暈針機率。
  3. 對於氣虛病人最好用灸法,或先關元灸半小時候後將氣補足再下針調氣。下針後最好不要行針。

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

害喜

產科的楓楓老師最近得了兩個寶寶,已八週,噁心嘔吐胸悶乏力。週四來找我扎針試試,雙脈輕按細數,重按弦緊,來時手腳輕微顫抖。因為她對針比較恐懼,就只在兩側足三里穴下針。下針後輕微改善,又在雙側復溜穴一指禪輕推,十來分鐘後不適感明顯緩解,脈也緩下來了。然後給她起針,發現右側三里那一針冰冰涼涼的,就叫她冰冷的東西少吃。她回說最喜歡吃冰冷的了。中午時跟我說吃了一碗麵下去,舒服許多。

一般人,特別是西醫的從業者,可能會覺得懷孕了需要多補充一些營養。但是營養這東西不是吃進去甚麼就有甚麼,還需要一番腐熟水穀,消化吸收的過程,最後才能化食物中的營養為身體能用的「精氣」。懷孕後有一大部分消化軸上的能量都跑到胞宮去工作了,消化軸上的能量無法處理這麼多有營養的物質,所以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多餘的負擔吐掉咯。

現在一般人的物質生活,都可以稱得上錦衣玉食,不需要補甚麼營養。內人懷孕家母就經常要買一些鴿子給她吃,我就很看不下去,為了道聽塗說來的「補」品去傷害一條生命,於心何忍。我還是覺得懷孕的時候清心寡慾,調暢情志更重要一些。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嘗試新版式

近日彌迪兄發了一篇民國語文叢書改為簡體橫排的設計思路文。個人覺得原版的書籍挺美觀的,改為簡體橫排有劣幣驅除良幣之感。我能做的,就是師其版式,排一本中醫書。選了永諸醫師製作的「本草思辨錄」試製。
原書內文10.5p,每行42字,感覺正文字太小,改為12P,每行36字。彌迪兄說這個版式天閣地闊太小不是很好,不過我正是喜歡這點,書的內容佔據整個篇幅,沒有多餘的「爽朗直接」感。

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完整的開中藥歷程

患者莊青泉,說今天來醫院順便複診。初診在上月四月十八日,訴肩背部惡風寒一年多,雙脈沉細緊,開予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合麻黃附子細辛湯。第二次來診惡風寒的感覺減輕一些,又開給他桂枝加附子湯。其中因現在的桂枝味道不夠濃厚,用了黃煌教授的方法,桂枝與肉桂同時用。另外又加了兩錢乾薑協助附子暖身體(附子非乾薑不熱)。上週(107-5-2)過來複診時說這些症狀大部分緩解了,就吩咐他多活動,沒有再開藥。這次順便過來看,訴平常的陰雨天怕冷覺會加重,但是今日陰雨天沒感覺不舒服,脈浮細緊。比較值得記錄一下的是,她說現在背心會熱上來。跟她確認過是從腰往背上熱(不只是暖)。但是脈還是浮緊,所以就換到葛根湯給她發散一下寒氣。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放棄身體控制權

晚上陪女兒睡覺時做了個嘗試,「放棄身體的控制權」,也就是把用在身體肌肉、頭腦等處的所有力氣都拿掉(蠻像練太極拳時的鬆勁),然後意識飄在身體範圍內就由他,飄到身體以外去就拉回心窩處。這樣做了以後頭腦一下子就感覺到一陣眩暈,內人陳述擱在她身上的手比平時沉重了許多。就像蠟筆小新裡的裝死人遊戲,換個方式探索自己的肉體也是一件蠻好玩的事情。

甲亢的脈

今日坐楓楓老師的車去參加一夫的婚禮,其間問起她的甲亢可否針灸治療。症狀是心率快,急躁易怒。當時想脈結促、心動悸可能吃炙甘草湯會好。她說賽治吃了一個多月轉氨酶飆到一千多不敢再吃了。到席上後把個脈,左手脈深按搏動不清爽,輕按又有一條細緊且清清楚楚的數脈,並且延伸到左手魚際處,右手脈大約如之。給我的感覺就是濕熱留滯身體深層,外層的陽氣無法進去將之排出,所以在中外層,也就是人體的表面躁動不安。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半個厥陰少陽的土木環治膽結石痛

前天晚上二舅暴斃家中(可能是心臟衰竭驟停),趕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將近子時到老家,二舅舅已回天乏術了。這時三舅媽痛苦的表情不像是因痛失親人,問其故說膽結石犯了(前幾年因結石住蔽院肝膽外科準備做手術,因對本院種種不滿最後拒絕手術)。建議她到車上坐會兒給她扎幾針試試,同意後取右手三焦經肘前天應穴下三針,左小腿內側譚氏肝區下兩針後如湯渥雪,疼痛立舒。我想這小學教師之後免不了要給我添油加醋宣傳一陣了。

二舅的心臟病也進展了十幾年,過年拜年時看了下他的胸部CT,心臟占據三分之二的胸腔,B超顯示二尖瓣三間瓣重度關閉不全。當時雖然覺得提「不要幹力氣活」只是耳邊風,但還是說了一遍。一個多月前附二醫心內醫生建議手術,胸外科醫生覺得風險太大。本來約了蔽院胸外科讓他來這邊看看,到時他又不來。往生當日還上山挖筍,當晚裝卸了十多個煤氣瓶後倒地,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表兄回家發現,然後不知道是否專業的胸外按壓二十分鐘後救護車到場,繼續搶救半小時放棄。又過了一小時我到家,當時胸口尚溫,但是口開,想到試試回陽九針,最後還是覺得過了太久沒做。

往常他不知何故有個信念這個也不能吃那個也不能吃,導致面色蒼白發青,顯示心血不足。當時也想發表一下謬論,看看這氛圍小醫生的話不足掛齒而做罷。現在傷骨科門診臨床也做了好多年,覺得很多疾病也不需要甚麼科學研究,只要生活常識即知應對。但是現在的病人好像普遍被科學洗過腦,不相信自己的心,作為住院醫師的我,收了十塊掛號費拿到手一兩塊,講一些自認為最實在的話,病人聽起來全是廢話,大多時候會變成雞同鴨講,對牛彈琴。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遇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頸椎間盤突出

今天有個病人來門診,覺得脊柱外科滕主任跟他講的內容不太滿意來我這邊。刷了卡後發現是我看過的病人。上次因雙手麻木過來就診,因雙手冰冷,就開了三付當歸四逆湯給他試試,並且預約了MRI檢查。今天在老院做完磁共振,先給我主任看過建議手術,然後轉給滕主任。滕主任應該覺都到這地步了沒什麼好說的,就手術兩字給他。他本人不願意手術,就又開了七付當歸四逆湯加兩隻蟲再試試。






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背痛3年

兩周前門診來了一位病人,訴背痛三年。查體T4-5棘突及兩側壓痛,棘突向右側偏移,用旋轉復位法復位後訴疼痛消失,給他開了一盒藥膏開心的回家了。
第二星期來複診,說好了三天又復發了。這次查體棘突沒有明顯偏移,又給他復位幾次,疼痛沒有消失,就給他處方一些止痛藥和肌鬆藥回家,讓他兩周後來複診。
今天過來診說後背還痛,服藥後也沒有緩解。查體棘突也沒有明顯偏移。就建議給他針灸試試:
取右手太陽經天應穴,兩針後說疼痛消失。不知道這次疼痛能消失幾天,讓他疼起來後再過來扎幾次。
這次除了用譚氏平衡針法,也用了馮老師九宮理論。督脈為九號線,手上九號線的位置應該在太陽和少陰之間。
拔了一針後想到拍張照片,另外一針還留有針孔。

另外晚上去「張瑞峰中醫針灸診所」參加一個「明堂醫學沙龍」,主講人是來自「美國新澤西州自然健康中心針灸中醫主任」吳英華醫師。吳醫生分享他的醫療過程充滿智慧,不過在展示美國針灸針時就回不到主題了(無非是更細一點的管針)。不過學到一招,代謝性疾病如痛風,在漏谷地機間找到結節或痛點(天應穴)強刺激,痛風的疼痛據說可以馬上解除,這個我很有機會嘗試。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五門十變法與減肥

肚子大起來好久,最近覺得這樣不太好希望把它消掉。晚上有個想法,肚子應屬土,土勝瀉其子,乙庚合化金,做個實驗,同時灸商陽、大敦看看有無療效。

同時想到古琴老師萬先生,糖尿病困擾多年。從他生活習慣來看日日飲茶不斷,是為水盛之象,丁壬合化木瀉其子。少府、通谷兩穴日日灸之,希望日起有功。如果我上述實驗成功,到時候再給萬老師建議。

理論上來講,如果配合子午流注開穴時刻灸應更有效。如開商陽時配大敦,開大敦時配商陽。

咳嗽與譚針土金環

今日飛躍又帶了一個親戚過來,用的是他老婆的社保卡。咳嗽三月不癒。咳聲聽起來沒什麼爽度,感覺身體是要把甚麼東西咳出來,但是就是咳不出甚麼東西這樣不爽不爽的。脈沉細。假設他肺底有些寒冷的水氣,所以開了苓甘五味薑辛夏仁湯合桂枝加厚朴杏子湯。開完後飛躍極力推薦他給我針灸,就用土金環八針,留針三十分鐘後咳嗽的頻率大約延長三四倍,咳聲聽起來也舒服一些。
不知服藥後感覺如何,晚上翻出門診病例截圖時發現中醫科戴春秀醫生又給他開了幾副咳嗽的方子,不知道是他老婆吃還是他吃。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右脇痛

上週一門診來一病人,右脇痛一年餘,外院胸部CT等檢查無異常,輾轉求醫一年餘疼痛不減。來診時面色萎黃,疼痛約沿右側膽經放射至右跨部。因其面色黃,先予檢查肝功能,指標無異常。脈濡,就給五付小柴胡湯加竹茹。今天來複診訴右脇部疼痛基本消失,趴地上擦地板的時候仍有輕微疼痛。今日仔細把脈,右關似滑似濡(中間一團搏動有勁,但是邊界不清),左關脈稍顯細,但邊界清晰。兩尺弱(邊界不清),再予七付小柴胡加竹茹、豬苓、茯苓、澤瀉。


落枕

今天上午應飛躍(分診檯護士)帶來他的主管(醫院的後勤由另外公司承包,分診檯護士歸他們管理)周微微,訴頸痛十餘日,針灸拔罐乏效。疼痛在右側斜方肌,風池到肩頸、肩外俞的位置。C2棘突傾向右側。頸部肌肉太緊張,旋轉扳法扳幾次也沒扳響,但是棘突右傾有改善,周的頸部疼痛症狀也明顯改善。如此到下午,又來門診訴又痛起來。就讓他躺檢查床上,在左膀胱經左太陽經的位置上扎兩針,活動一下就只剩一兩分疼痛了。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十二經原穴緩解抑鬱症不適

今日草堂一抑鬱症病人因停用抗焦慮藥物不適來診。不適症狀首先是胸悶,感覺吸不進氣,其次是乏力,自覺人非常疲憊但又睡不著。脈略細緊。
第一鍼左公孫
第二鍼右合谷,述胸悶感消失。
第三鍼左合谷
第四鍼右公孫
第五鍼右京骨
第六鍼左太谿
第一灸:左京骨三壯,當時下午四點多為申時
第二灸:右太谿三壯
第三灸:左大陵三壯
第四灸:右陽池三壯
第五灸:左邱墟三壯
第六灸:右太衝三壯
第七灸:左太淵三壯
第八灸:右合谷三壯
第九灸:左衝陽三壯
第十灸:右太白三壯
第十一灸:左神門三壯
第十二灸:右腕骨三壯
第十三灸:左京門三壯
第十四灸:右太谿三壯
留針數分鐘後自覺心跳不適,六脈和緩有神,囑勿在意,並起六針,治療床休息。結束治療後無任何不適。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九鍼治腰痛

今日門診結束時來了一個病人,說腰部劇痛三天,一月前有外傷史,剛做完MRI讓我看看(因為其他醫生都走了),片子如下:



片中無明顯突出壓迫神經及脊柱骨折或者腫瘤的表現,等病人來診後查體:臥床右側臥強迫體位,囑仰臥或俯臥便於查體而不能,免強暴露背部大約右十二肋游離端壓痛,腰脅部皮膚無異常。
右腎區叩擊痛陰性,蒼南縣第三人民醫院泌尿系B超無異常,腹部CT無異常。
第一鍼:左手養老透間使,詢問疼痛狀況,說無緩解,但是已能稍微坐起。
第二鍼:左手少陽經靠肘部壓痛點,鍼後仍說無緩解,但坐起幅度增大且輕鬆。其旁兒子亦已看出來有緩解。
第三鍼:右足臨泣穴,仍說尚痛。
第四鍼:左手腰痛點,第三四掌骨聯合處前。
第五至七鍼:右耳Cingulate GyrusThalamus、神門
第八鍼:王文遠平衡鍼腰痛穴,即額心左向右刺。
第九鍼: 人中透左地倉。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完全不痛,並且可以下床行走自如。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牙痛鍼灸

「面口合谷收」這句話每個學中醫的人都是耳熟能詳的,但是我經驗過數次合谷治牙痛毫無療效後也便對鍼灸治牙痛沒什麼信心了。「黃帝內鍼」一書中提到劉力紅教授之前合谷治牙痛也沒啥用後內心深表安慰!昨日B超室一同事牙痛難忍,含淚在急診給病人做檢查,實在無法忍受,遂求救於我。

疼痛以右側下磨牙為主,體表投影大約在頰車穴的位置,其上牙處亦感疼痛。

首先揉按耳後原始點(當右翳風穴位置),揉鬆後反饋十幾秒疼痛消失,旋又恢復原來的疼痛。次以一指禪推左側合谷穴,情況同上,剛揉時疼痛消失十幾秒,繼而又恢復疼痛。再鍼左側內庭、行間,沒啥改善,再加左側約復溜的壓痛點(較裡面的牙齒屬腎,陳世鐸的說法),情況一如前述,入鍼後幾秒疼痛立刻緩解,旋又疼痛。

此時其他也沒什麼常規的思路可用了,就去地下車庫拿耳穴探針,準備用乾媽教的AcuNovaBattlefield Acupuncture-Basic五個耳穴了。約五六分鐘待我探針拿來後,該同事回饋牙痛已好的差不多,尚有一些不適感。探針已拿來,不想白跑,就用AcuNova在左手指間關節C2位置找反應點,沒有明顯異常。最後尋至大陵往橈側偏一二分處有較明顯壓痛,即下一鍼,約一兩分鐘後反饋一點都不痛,全部四穴起鍼結束治療。

今天回饋沒有再痛,應該不會再反覆了。

這是我牙痛第一個鍼灸成功案例。主要用到原始點療法,譚特夫平衡鍼法,和AcuNova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Twelve and Twelve in Acupuncture

前言

在美國參與針灸治療幾年後,我驚訝地發現,許多美國從業者在治療疼痛方面遇到很多麻煩。許多從業者沒有意識到,如果採用適當的穴位與手法,針灸通常能夠在幾秒鐘內緩解疼痛。由於某種原因,在美國有大量關於各種慢性疾病、情緒和壓力相關疾病的針灸文獻。然而,針灸在東方最重要的應用,對於痛症的治療方法和策略,發表的文獻卻很少。我寫這本書的主要動機是讓讀者熟悉這些非常有效的疼痛治療技術,針灸最重要和最傳統的應用。

我最常遇見的說法是,針灸治療有效的前提是患者必須相信針灸或有意願去除病痛。雖然精神和情緒因素在整體癒合過程中的意義已有很好的文獻報導,但針灸鎮痛功能與之卻無必然聯繫。我其實更喜歡對針灸治療公開懷疑的病人。我覺得他們對治療有效性的反饋更加可靠,而那些預先被告知針灸有效性並且被要求相信的反饋,則包含了更多的安慰劑效應。當本書提及穴位和針法應用得當時,不管患者心態如何都有效。此外,通過提高治療非心理因素疼痛的整體水平,我們的針灸專業與其他醫療專業人員將聲譽日隆。

本書論及的經外奇穴部分資料來自於針灸大家董景昌先生。董醫師在痛症治療方面卓有成就和聲望,但他並非傳統針灸的實踐者。這些穴位名都使用董醫師最新公布的名字,某些穴位過去有些醫生使用另外的名稱。這些經外奇穴將說明解剖位置並繪圖示之。我和史蒂夫先生將此書編為臨床手冊或參考書的形式,以增強其臨床易用性。有關詳細信息,請參閱「如何使用本書」部分。我們用病案學習的方式,旨在於既提供豐富的內容,又有良好的閱讀體驗。需要注意的是,雖然這些經外奇穴的功能並不完全是我們最初發現的,但是許多正經穴位的功能是我們首先提出來的。這些穴位的應用案例來自我們數百次的實踐經驗。

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從事中醫藥研究,有幸能夠跟從幾位真正的大師學習。這本書的內容是我針灸治療痛症方面的最高水平。

執業針灸師譚特夫

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形意拳樁功第一式

因中醫紀元鄒時禎先生推薦,買了「頂天立地的功夫」一書,前半部分講道理,後半部分講功法。書中所言此功甚良且易(只要站著放鬆,不吃力,合我懶人所好),只要每天一時辰積滿百日就有感覺。所以計畫照此站三個月體驗一下。只是鄙人向來虎頭蛇尾,想要多吸引數人共習以相互督導,故將書中第一式摘出方便有興趣者同鍊參考。


此是書影,若本篇看後想進一步了解,請購買原書。以下內容全部摘自原書,圖片掃描剪裁,文字OCR轉繁體校正(請叫我活雷鋒)。
樁即是道

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咱們再從根上講功法,還引用老子的一段話:「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滅,木強則折,強大處下,柔弱處上。」你看練功啊,咬牙瞪眼,努氣使力,那是堅強者,死之徒,有很多練得特硬特硬的。我原來說過,柔勝剛,弱勝強,他那是僵勝軟,現在僵勁能勝軟勁的,你軟我僵。僵是什麼?肌肉發達叫僵,不叫剛;站樁站低了,也叫僵,不叫剛。把前面那條肌肉練得纖維化了,後面是軟的。像一張弓一樣,你腿的前邊是弓背,後邊是弓弦;你把弓背彎到直角,甚至是銳角,那你這弓弦就鬆弛啦,一點勁都沒有了。從人體的力學來講,也是絕對錯誤的。所以說現在所有的人教你練功,只要看見你站高樁的時候,他們就說「你這個不對」,都說你不對。但是,你一定要堅持。為什麼呢?不對的人都說你這正確的不對,那你不要聽他們的,因為他們都打不過你。我就敢說,你要是蹲低了就是練挨打的,你站高了就是練打人的。當然咱們不能說提倡打人啊,但是中國功夫有很大一部分要有實戰意義。你練完了去挨打那有什麼意義?還不如不練呢,還不如翻跟頭、劈叉,那還能賣票呢。
剛才說柔弱者生之徒,你看那個練硬功的,練健美的,他只「健」,他肌發達,沒有肉,有肌無肉,所以他們是又怕冷又怕熱。咱們說「肌肉若一」,放鬆下來,肉本身就是鬆弛的,脂肪層麼,肌是纖維,練僵了以後鬆不下來,所以讓你鬆下來以後才能達到肌肉若一,這就是柔弱者。嬰兒出生的時候最柔弱,但是抵抗力最強的時期。過去說,小孩兒生下來吃初乳能增強抵抗力,其實本身小孩兒是柔弱者,他抵抗外邪的能力還很強,不大容易有病。到老了以後是堅強者,到了一定歲數,六十四歲以後,那一般都屬於堅強者啦,骨頭也酥了,筋也軟了。堅強者,死之徒嘛,離死差不多了。尤其是練功的人,練得又僵又硬的時候,那就離死差不多了,這都是堅強者。當代有不少練硬功、練外家的人,你沒練過功的打不過他;他勁兒大,力氣大,都死得特早,咱也不用說名字,大家都知道。
你站樁,你是樁 
講到「木強則折」,一個小樹從小樹苗長成一棵大樹,這種樹應該是又高又大又直,上邊柔弱,刮大風,樹梢怎麼也不折,樹幹也不斷,樹根也不拔。這就是柔弱處上,強大處下,就是木強則折的道理。咱們練功的時候,要求你站樁,我到處講課的時候一再強調,什麼是樁啊?有人一聽說學站樁,覺得特恐怖,有的說:「哎喲,站樁太可怕了,那膝蓋也疼,又累。」我說:「那是樁嗎?你怎麼站?」他說蹲下去,馬步。我說馬步不是樁。這話只有我敢說,別人誰也不說這話,因為他們都認為馬步是樁。我說馬步怎麼就成了樁了呢?樁是直的,還是彎的啊?生活小常識麼,你上工地看看去,哪個樁是彎的呀?打樁打彎的能打進去嗎?咱們舉個例子,釘子,有個彎兒你釘得下去嗎?我說站樁,你是樁,樁是直的,你彎下去就不是樁。現在全世界可能就我一個人這麼說,以後你們也這麼說,為什麼?把這個正確的東西發揚下去,讓更多的人知道。為什麼這次我講功法?過去那些老的東西,什麼拳經拳譜,什麼「頂圓毒扣抱垂曲挺」,又什麼「斬截裹挎挑頂雲領」,我一概不講。翻書去吧,哪本書都有,形意拳的書多了去了,都可以找到。我說這些幹什麼呀?我解這些幹什麼?我就把我的功法告訴你們。
你站樁,你是樁。有些人認為站樁怎麼站?站在樁上。上次有一期學員報班的時候,上那個淘寶網上搜「站樁專用樁」。我說站樁你是樁,你用什麼專用樁啊?他們認為在地上釘倆樁子,在上面站著,那叫站樁。那叫「站在樁上」,你簡化它叫站樁,不是那麼回事。現在說明白了,樁是直的,彎下去就是錯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是我自己這麼多年悟出來的。我二十二歲開始教拳,就開始這麼教,到三十六歲的時候,我得到《內功四經》以後,印證了一下,證明我教的完全是正確的。頭頂為乾,足底為坤,「提挈天地」,頭頂、足底,你自身的天地;「把握陰陽」,你背為陽,腹為陰。陰陽是兩儀,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就是陰陽。兩儀生四象,什麼是四象?太陽、少陽、太陰、少陰。你腿是不是四面?如果你蹲下去.你後面腿一彎,太陽閉藏了,它就不通了。你想想你還能練出功夫來?累死也練不出來!所以要合於道,合於自然。四象生八卦。今天上午他們有的來學了三個多月了,開始說腿上、腳上的勁兒了。一開始先讓你放鬆。
「道」的姿勢
我講這個都是至關重要的啊,這一講講的是什麼功法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大家一定要印到心裡頭去,給別人講也這麼講。腿是四象,四象生八卦。臀兩側肌肉往里一抱,搭鵲橋,「下」鵲橋接通了,任督脈接通了;舌舔著上牙根,搭「上」鵲橋,任督脈從上邊接通了。
臀抱呢肌肉往裡一收,你的內虎眼,膝蓋裡面叫內虎眼,有一種輕輕往外翻的「感覺」,不是很用力。這時候你腳底下內側有點虛,外側有點實。有一點兒就夠,不要過,咱們一再強調守中,別過。過了以後呢,膝蓋多少橫向有點受力。重心移到後面,前腳掌虛,湧泉空起來,大腳趾能落地,把湧泉空起來就行了。
三部丹田都要在這條軸線上,下丹田的位置,在你身體裡是前七後三,所以你這力放在後腳跟上也是後七前三.後腳跟受七成力,它是陽面麼,後面是陽面,所以承擔主要的分量。你內虎眼稍微一翻,腳外側實了。你看過那個太極圖沒有?裡邊那陰陽魚,你看它從腳外側開始,逐步往後變化,到最後腳後跟是實的,左腳右腳都一樣,所以一個先天一個後天,這個合於八卦,對不對?你看這個圖像是不是像陰陽魚一樣,在腳底下,你閉著眼睛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兩儀四象八卦,你都具備了,這就是道!咱們修學的.練內家功就是道,合於道就是自然。
頂天立地,背為陽,咱們要做到離中虛,坎中滿。取坎填離麼,你兩個肩往裏抱一抱,肘往裏抱一抱,把陽面打開,你胸閉藏了,也是老子說的「虛其心,實其腹」,這就是取坎填離麼。這時候,你呼吸就像鼓巽風一樣,就跟橐龠似的。
    
    樁功八式,除了兩臂的姿勢和內氣運行線路的區別,基本身形完全相同,可以通過以下口訣輔助記憶:
    養生內功口訣:
    頭正而起
    肩平而順
    胸藏而閉
    背平而正
    襠深而藏
    膝曲而伸
    足堅而穩
    下收穀道
    上提玉樓
    前任後督,氣行滾滾
    上鬆下緊,前鬆後緊
    鬆而不懈,緊而不僵
    
口訣解讀:
頭正而起:頭部中正,耳朵與肩膀對齊,勿前俯後仰。兩眼微閉,精神內守。
肩平而順:兩肩鬆開,兩肘前抱,使肩部微向內扣,欲交於前方,此時背部橫向拉平。
胸藏而閉:站樁時切忌挺胸。兩肩稍內扣,胸部自然向內含,自能氣降丹田。
背平而正:背平指背的竪向平正。要求背要如柱而不可背圓如球,如此可避免脊柱彎曲駝背。腰椎拔直後,背部要求平、正,脊椎直,尾骨不得左右偏斜,保證了尾閭的中正,也保證了脊椎的正直。
襠深而藏:欲坐而未坐,大腿根部折彎處向內微斂,可調直腰椎的生理彎曲。
膝曲而伸:膝關節似直非直,似曲非曲,大概如日常站立的度即可。委中(膝蓋後胭窩正中)大筋竭力要直,增強大腿後側力量的同時,產生一個向上的挺力,曲中求直,這是力由足起的關鍵環節。
足堅而穩:兩腳與肩同寬,腳尖向正前方,既不可內扣也不可外分,否則容易扭傷膝蓋,要保持平、正。重心在腳跟,前腳掌抓地,身體重量的百分之七十落在後腳跟,而讓百分之三十的重量落在前腳掌。足趾輕微抓地,足心湧泉含空,可使氣血暢通,以利於「肩井」穴的勁力下達「湧泉」。
下收穀道:尾骨向前翻起,兩臀相抱,將肛門微微上擠,達到收穀道的效果。不要像忍大便那樣直接提肛,否則容易傷身。
上提玉樓:下頜內收,提起玉樓(耳後高骨),使「百會」上頂,額向前頂,脖項向後靠衣領,頭頂有向上牽拔之感,與扣肩、合肘、沈肘,共同形成橫竪相濟的勁力。
前任後督,氣行滾滾:「搭下鵲橋」:即尾閭前翻,以使兩腎向後靠的同時將腰椎拉直,兩臀肌肉相抱以提穀道,將任督二脈下方接通。「搭上鵲橋」:舌上抵,將任督二脈上方接通。
上鬆下緊,前鬆後緊:下緊才能上鬆,後緊才能前鬆。
鬆而不懈,緊而不僵:緊而不要過力疲勞,鬆而不要懈怠走形。

    
按照要求調整好頭、身體和腿的姿勢後,男子左手內側「勞宮」按住腹部「氣海」。右手內側「勞宮」搭在左手「外勞宮」,兩手都不要用力按.要求若即若離。女子相反,右手按住「氣海」,左手搭在右手「外勞宮」。
頂天立地    
剛才咱們講兩儀、四象、八卦都明白了吧?所以站樁要立地,要「上接天根,下接地軸」,你這根軸線一定要過地心。摩天大樓也是,差一分它也站不住。咱們也是,要像一棵大樹一樣,要頂天立地。像咱們這個樁法,為什麼它不痛苦?一開始枯燥,這是必然的。誰也不習慣,你手往這兒一放,就不如放在下邊輕鬆。這也可以理解,誰這麼站過呀?只有說你站夠幾個月下來,站夠一年下來,你感覺平時站著也挺舒服的。所以你們這麼站著,站慣了,站幾年下來就覺得也非常舒服了。
站樁第一式,井打開,泉打開,水就通了嘛。腎主水,腎氣旺了,自然你就健康了。咱們說五八腎氣衰,你站樁後腎氣就不衰了,所以你就筋強骨健了;你到八十歲,你照樣比同齡的人要好,要強得多。
剛才講到,樁法是頂天立地。我給他們舉個例子:你看那個盆景,好看吧?不長了。為什麼不長了?窩幾個彎,它就是不長了。你這個站樁也是,你窩下去,你蹲下去,你的氣血就是不順暢。你打著彎,它怎麼能順暢呢?人本身的自然狀態,人的腰這個大彎,督脈是通的。通得順暢不順暢是另一回事,有的人通得弱,所以他有病,他身體不強壯。咱們在練功的時候,把它拉直了,督脈一下就順暢了,咱們這個通比較容易,這是我這麼多年總結出來的。這個腰調直了以後,命門也打開了。命門為相火,這胸部為離中,君火降下來,心為君火,君主之官,你把神降到下丹田。第一式站一段時間,一般站到半年或一百天以後,第二式就可以站了,有些人不求功夫,你就站第一式也行,第一式是補先天的。
各式樁功均可達到煉精化氣境界,習練時不必拘於某一式,可根據自己喜好自由選擇。
正氣內存,邪不可干
咱們第一式養生效果極好。足底按摩也講,腳上每一個部位都對應一個臟腑,足後跟對應的是腎,咱們重心移到後頭以後,這時候它壓力增強了,就強化你的腎氣。你前腳掌一虛,湧泉就打開了,泉是水,曲池往下一沈,肩井打開了,井和池都開了,水就旺,水旺就腎氣足。上次講人過四十歲腎氣衰,站樁能補。為什麼說能補?骨質疏鬆,就是因為你腎氣衰了。吃鈣片沒有用,還真是沒有用,千萬不要聽廣告宣傳。現在天天做廣告,每天都讓你吃鈣片,誰吃誰上當。美國那學生說,美國發明一種藥,吃完那種藥,你查骨密度合格了,但一碰就碎了,太脆了,檢測密度不是真實的。如果說你的骨密度真正提升上去了,它就不脆了。脆是因為什麼?還是鈣質流失。他用他那個藥可能是作為一種填充吧,那不是真實的骨密度增加了。
我上回舉例子說,小朱他媽媽從七十六歲開始站樁,原來骨質疏鬆極厲害,後來摔一個跟頭,腿摔腫了,骨頭也沒事。她現在八十歲了,上午站兩個小時,下午站一個小時。這是每天必保的。他們這些人都是有智慧的,感覺自己很快就改善了,他們就能堅持下去了。像在座的也是,有很多是聽說的也好,朋友介紹的也好,自己在網上搜到的也好,跑這兒來。我去講課,我說我現在是講給一百人也好、兩百人也好,十個人中有一個人能堅持,我就沒白說,沒白跑。
上回小賈去講了一次課,原來二十多人;再去,十來個人;再去,兩三個人了,估計再去就沒人去了。為什麼?能堅持的人不是很多。過去有一個作者寫了一本書,《求醫不如求己》,這句話說得很對。有些東西,你靠醫生未准可靠,他也未准能把這病治了。今天上午咱這兒有一個學員,他過敏,多年的老毛病了。通過站樁就能解決這問題。有很多人打噴嚏,早上起來一打打一串,打好幾十個。打完以後又流鼻涕又流眼淚,很痛苦。這是什麼原因?很多是因為小時候太乾淨了。上回不是說了嗎,太乾淨了也不對。你這是過了嘛,過猶不及。太乾淨,你就沒有抵抗力。有好多過敏都是因為小時候太講衛生。
所以說不要太緊張啊,咱們到哪兒去,你不要說「哎喲,傳染病」,你不要放到心裡去,怎麼就能傳染上你啊?咱也不是希望傳染別人,誰都不傳染才好呢。你自身的營衛氣血都達到了最佳狀態,你還有什麼病啊?「正氣內存,邪不可干」嘛。所以現在說正氣不足是因為年齡的關係。過去說修道的人為什麼「壽敝天地」?並不是說你能跟著日月一樣長生,地球四十億年了吧,那四十億年前還沒有人呢。這只是一種誇張,鼓勵你,讓你健康、長壽。能不能做到?能!你要是練對了,堅持了,就能做到,這其實並不困難。
一靠正氣生
剛才講了,第一式非常重要。將來你們教親戚朋友、老人也好,先讓他靠著站,把第一式呼吸能做到離中虛、坎中滿,把氣降下來,取坎填離,這就是說你能培補你的正氣了,所以你的身體能慢慢恢復,像老人也能恢復。上回我說了,美國學生小朱他老媽心臟病都站好了。過去走路走不了,她現在80歲了,上台階、上街買菜都沒事。我為什麼老舉她為例子?她就是開始站的時候心臟特難受,一站心臟病就犯,在美國給我打電話,問我能不能站。我說:「能站,你就讓她站。」心臟病也站好了,再也沒犯過。原來老犯,一站就犯。所以說有的人一站,就說這疼那疼,過去可能都有過傷,平常適應了以後,沒有反應;站樁了以後,這疼了,那就又返回來了,它氣在往那衝的時候,就有反應。
靠門站練內功方法:
找一扇門,按照樁功第一式的姿勢靠門站立。沒學過站樁的朋友可以參照以下方法:
雙腳與肩同寬,後背靠門站立,腳後跟距離門半腳長距離,膝蓋自然放鬆,微彎,不挺直。
收下頜。頭向上頂。
舌抵上齶,閉眼。
男子右手放在左手上(女子左手放在右手上,如圖所示),兩手心與小腹氣海穴位置重疊。
含胸拔背,兩肩向前微扣。
最重要的是,後腰要完全靠在門上,從後背靠到屁股,沒有任何縫隙,手掌插不進去則說明姿勢合格。腹部完全放鬆,不要收腹。腰部靠到門上後,應該會感到非常放鬆舒適,呼吸順暢。注意頭部、肩膀不要靠在門上。
站樁時最重要的姿態就是直脊鬆腰,建議初學者都從靠門站開始入手,體會脊鬆腰直後腰部放鬆的感覺。

練功勿自虐
我一再說,三個月之內,很枯燥。熬過三個月,你就不想放棄了。大家是不是有這種感覺?作為咱們來講吧,這是你個人的智慧,你個人的福報。他們那些練錯了的,都覺得只要是受虐、痛苦,就認為那叫功夫,其實不對。你練主功練得要感覺是一種享受,而不是在受虐。這時候,第一,健康的目的達到了;第二,實戰,你肯定是不求自得。有些人打沙袋,踢樁子,那個苦受大了,這兒骨頭壞了,那兒筋折了,練這些東西的有很多這樣的。他們只是在年輕的時候,二三十歲的時候還可以拼搏一陣。一過了四十,完蛋。打也打不了了,本身一身傷殘。
我在同里講課的時候,那兒有一個學員,某武校畢業的。他是練散打的,他在他們全年級打第三。他說第一名、第二名腰背和腿都有毛病,都練傷了。我說:「你呢?」他說:「我腰也傷了。」我說:「你這樣練它幹什麼呀?對不對?也沒有用啊。你這散打,打誰啊?我就跟他鬧著玩,我一伸手,他就傻了,他根本就沒反應。我說我一會兒就給你打爛了,你也沒反應,你一下也打不著我。後來他就跟我老老實實站樁。我說你們一年學費多少錢?他說一年好幾萬。他說:「我們那兒有一萬多個學員,對面那個武校,兩萬多學員。」你想想,中國人多麼可悲、多麼悲哀啊!你看那個某大師等於是個商業炒作,他教拳、教功,實際上就是表演,什麼鐵板砸腦袋,木棍打腿打胳膊。咱說句實在話,我要找根木棍,他們絕對打不斷。他們那個木棍一打,「嘣」,掉地下去了,那棍的前半截能掉地下,你想那是什麼木頭啊?一點纖維都沒有,那是楊木。他們為什麼不找榆木打呀?找榆木打就打死了。所以你看那表演別受騙,說:「哎喲,我得練這個。」原來小葉跟我說,他去了一趟某武校看表演,他說慘不忍睹,跑了,連飯都沒吃。他是被請去的,看的也是拿鐵板砸腦袋。你想想鐵板砸腦袋,我不拿鐵板砸,我拿掌給你一下,你受得了受不了?那鐵板是什麼鐵?是鑄鐵,含碳量是百分之六,脆得跟玻璃一樣。你看我找個鐵板你砸吧,砸彎了、砸爛了你也砸不開,所以那都是表演用的。
最好別把孩子送去學那些,以為那是真功夫。那也是真下功夫,那叫「真功夫」就是真下功夫,那就是豁出命去了。一般我的理解,就是這些孩子可能學習成績不大好,砸就砸吧,反正也不聰明,砸完了還能表演,還能生活有出路,人家可能是這麼想的。不過像這些人啊,家裡都是比較有錢的,一般人學不起,一年幾萬的學費,沒錢人誰能學得起?學咱們這功法,你們學會了就可以教家裡人或者親友。這種功法治病、健身,而且還有實戰意義。你們自己教的時候,家裡親戚朋友學的時候是零成本,不用花錢,就是花點時間去站。我總結一下這麼多年的經驗,就是基本上三個月熬過來,就不會再放棄了,他鬆下來了。